利来电游官方弗洛伊德之死一月祭:纽约市政府雇员向老板“开炮”

[摘要]根据纽约警察局的公开招聘指标,利来电游官方想要成为一名警察,只需要高中学历,加上60个大学学分,2.0的绩点,然后统一培训6个月之后就可以上岗了。而工资待遇水平低得多的公立学校教师,则大多要求硕士学历。

地铁站牌上悬挂的大幅标语,标语下三五成群静坐着示威者,还有穿梭在人群中分发物资的志愿者——当地时间6月25日下午的纽约市政厅公园,一派热闹的景象。

当天下午有将近两三百人聚集在纽约市政厅以及曼哈顿市政大楼之间的这一小片绿地上。这些示威者们来自不同的组织,你方唱罢我登场:一边有人在拆解临时搭建的演讲台,另一边另一群人就正在调试音响,竖起麦克风,准备进行新的抗议活动。示威者中的有些人,已经在这一小片广场上露营生活了3天。

此时距离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里,迫于民众压力,四名与弗洛伊德之死有关的警察全部被提起公诉,其中主犯德里克·肖万更是被控二级谋杀罪,成为明尼苏达州历史上首位因为导致黑人平民死亡而被控刑事犯罪的白人警察。不过,美国各地抗议示威的热潮并没有因此褪去。此案引发了美国全国对种族歧视及其附带问题的大揭露和大讨伐。平时许多被隐藏在光鲜外表之下的问题都被人们揪了出来。

而随着抗议目标逐渐深化,抗议人群本身的行为也发生了变化。初期的打砸抢烧等现象已基本绝迹。取而代之的是自发组织起来的和平示威人群,提出的诉求也逐渐清晰以及精准。其中最响亮的口号之一,就是“削减警费”(Defund the police),乃至于更为激进的“废除警队”(Abolish the police)。当天在市政厅前示威的大大小小的团体,喊出的诉求就是要纽约市政府在马上要通过的2021财年预算中削减警费。

在当天的一众团体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市政员工为正义”这个组织了。顾名思义,这个组织是由市政府的离职以及在职员工组成。如果说普通示威者单纯是以纽约市民的身份抗议市政府的举措,向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施压的话,这些人则拥有双重身份:纽约市长白思豪不光是他们的市长,还是他们的老板。敢站出来,公开在老板的办公室门口批评老板,这些员工们要承受的压力可以想见。促使他们站出来的是警察的暴力执法、是市长的心口不一,以及市政府预算对警察部门的长期偏袒。

公园里的一位示威者,手上举的牌子写的是“我在白思豪手下工作,我现在非常后悔”,他身后围栏里的白色建筑就是市政厅。市政厅前站着数名警察。 本文图片均为作者供图

警察暴力触目惊心,市长言行令人心寒

自从示威活动在5月底爆发以来,纽约乃至全美各地的和平示威者们就遭到了警察的暴力对待。今年27岁的艾森思·富兰克林(Essence Franklin)至今都还记得,她第一次看到那段纽约警车冲向示威人群的录像时愤怒的心情。

那是5月31日发生的事情,当时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些示威者正尝试阻止一辆警车继续前进。那时另一辆警车突然冲向了人群的侧翼,随后第一辆警车也突然加速冲开了挡在车前的示威者。当时这段视频在美国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人们纷纷指责警察不对等地对示威民众使用暴力,危害人们的生命安全。不过,要是光有警察暴力,许多市政府的员工可能还不会选择走上街头。让他们许多人感到忍无可忍的,是市长白思豪在事后的表态。

这段视频流出之后,白思豪第一时间站在了警察那边。表示说虽然警察的行动让人不安,但是他完全理解视频中警官的行动,也不会责怪他们。白思豪还转而批评示威者不应该尝试阻挡警车。此后,纽约警察还多次无故殴打路上的行人,随意盘查送外卖的非裔男性,对记者的暴力行为更是屡有发生。警察的暴力,加上市长的不作为,最终将许多市政府的雇员推向了市政府的反面。

“当我们最开始站出来发声的时候,市长说只有一小撮的市府工作人员对他不满,但是现在环顾你们的四周,这难道只是一小撮人吗?”富兰克林在当天抗议现场发表演讲时如是说道。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富兰克林在6月25日的抗议现场进行演讲。前方是抗议组织方“市政员工为正义”的横幅,下面的小字写着他们的诉求“警察改革刻不容缓;黑人的命也是命”

原本白思豪在2014年当选纽约市长时,打的是进步的旗号。上任之后也推出了许多帮助少数族裔以及弱势群体的政策。富兰克林此前在市政府中的职位就属于市长的经济机会办公室(Mayor’s Office for Economic Opportunities),她在那里工作了4年的时间。而这个办公室正是白思豪在2014年走马上任之后专门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纽约市内的经济弱势群体。该群体中大部分都是少数族裔。

现场有许多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当初都是因为认同白思豪的进步理念才决定进入市政府工作的。26岁的伊恩·汉森(Ian Hanson)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去年,因为认同白思豪推出的许多进步的、保护弱势群体的政策,汉森决定进入市政府工作。

“我们这里很多的组织者都和他(市长)有私交,”汉森说,“我们当初加入政府都是因为相信他。”

但是,白思豪在抗议活动爆发之后的种种作为,却让许多他的支持者以及手下感到心寒。这一点从这场活动的规模上就可以看出来。按照汉森的说法,到场的示威者至少来自纽约市政府内部的6个部门,其中不乏部门的高层领导。大家都觉得纽约的警察系统到了必须要改革的时候了。

“说到底,我们的职责是为市民服务,不是为市长服务。”汉森说。

纽约市财政危机,警察部门却依旧滋润

这次抗议活动的口号是“不砍掉10个亿,预算就免谈!”(No billion, No budget)直接指向警察部门长期在市政府预算系统内享受的崇高地位。

根据纽约第三方监督平台公民预算委员会(Citizens Budget Committee)的报告,在2020财年的财政预算中,纽约警察局获得了总计56亿美元,排在市政府各部门的第二, 仅次于运行着庞大公立教育系统的教育局。因此,纽约警局除了各个警员装备精良,堪比军队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纽约警察的工资水平一直居高不下。这份报告指出,2019财年,纽约2.3万名基层警察的平均年薪达到了9万美金(约合人民币63万元)。而上升一级,成为5600名警探中的一员之后,年薪更是可以一下跳到15万美金(约合人民币106万元)以上。

这样的薪资水平,放在纽约市政府里也鲜有敌手。以预算占比排名第一的教育局为例:根据教育局的资料,一名硕士毕业的新人教师,在纽约市公共教育系统中的平均起薪是6.5万美金(约合人民币46万元),远远不如新人警察。而到了顶层,差距就更明显:拥有硕士学位以及八年教龄的教师年薪也不过8.7万美金,依旧比不过新人警察,更不用说警探、警督等更为高级的警衔。

与警察的高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成为警察的低门槛。根据纽约警察局的公开招聘指标,想要成为一名警察,只需要高中学历,加上60个大学学分,2.0的绩点,然后统一培训6个月之后就可以上岗了。而工资待遇水平低得多的公立学校教师,则大多要求硕士学历。这样的失衡,也就造成了许多人对警察部门高预算的不满。

火上浇油的是,纽约市长白思豪在6月24日宣布,新冠疫情为市财政带来了至少90亿美金的损失,市政府很可能将被迫在秋天将2.2万名雇员辞退或停薪停职。这更是让许多人认为警察部门继续享受巨额预算,非常不妥。

“警察部门拿60亿美金实在是太多了,”汉森说,“我们现在有很多其他地方需要关注,包括教育部门、卫生部门等等。”

在市政厅前抗议的众多市政府雇员以及其他参与者们。

市议会最晚必须在7月1日之前批准2021财年的预算。在此之前,抗议的人群能否迫使市长让步?大家都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场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斗争还在继续,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如果这次我们失败的话,后续还有源源不断的抗议活动会接踵而来。”汉森说。

(作者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ogouyule.cn